嗨又和大家見面了,今天小編帶來了一篇關於黑死病的文章,希望你們喜歡。

公元1338年左右,在中亞草原地區發生了一場大旱災。在各種因素的綜合作用下,該地區爆發局部性的瘟疫。不久,這場瘟疫又通過人員的流動向外四處傳播,而傳播的起點則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城市——加法。

印度神油持久延時濕巾
抗早洩敏感持久紙巾
XXL堅硬有力按摩膏

在黑海之濱的克里米亞半島上,曾有一個叫加法的被意大利商人控制的城市,它隸屬於東羅馬帝國的版圖,而附近則是蒙古人建立的金帳汗國。當時,蒙古大軍正一路向西進軍,這座小城隨時面臨危險。1345年,在這座城市裏發生了一起偶然事件。一天,一羣意大利商人與當地的穆斯林居民在街頭髮生了爭執。由於雙方互不相讓,致使衝突不斷升級。稍佔下風的穆斯林便向他們的同盟蒙古人求援,正欲征服整個克里米亞半島的蒙古人便藉此機會發兵,將這羣意大利商人和東羅馬帝國的守軍團團圍困在加法城內。不過由於加法城堅固的城牆和守軍的頑強抵抗,使人數佔優的蒙古大軍也一時難以攻克,圍困整整持續了一年。

就在這時,幾年前發源於中亞草原的瘟疫開始在加法城外的蒙古大軍中蔓延,造成了大批士兵的死亡。僵局持續了一段時間後,蒙古人再次向加法城發動進攻。不過這次他們採用了新的“武器”,他們用巨大的拋石機將無數染病身亡的蒙古士兵的屍體發射到城內。很快,加法城內到處堆滿了死屍。面對這些已被瘟疫感染、正在腐爛的屍體,意大利人不知所措,他們不知如何處理,更不瞭解傳説中的瘟疫到底有何威力。幾天後,進一步腐爛的屍體污染了這裏的空氣,毒化了這裏水源,而恐怖的瘟疫也隨之爆發了。

加法城中很快出現了許多被瘟疫感染者,患者開始時出現寒戰、頭痛等症狀,繼而發熱、譫妄、昏迷,皮膚廣泛出血,身長惡瘡,呼吸衰竭;快則兩三天,多則四五天,就紛紛死亡。由於患者死後皮膚常呈黑紫色,因此人們將這種可怕的瘟疫稱為“黑死病”。對這種可怕疾病,加法人是一無所知,更不知道它就是鼠疫,一種由鼠疫桿菌引起烈性傳染病。不到幾天,城內的加法人便紛紛喪命,城裏街道邊上到處是身上長滿惡瘡、黑斑的死屍。一座曾經繁華的商業城市,轉瞬間變成了一座人間地獄,僥倖活下來的人也一個個蒙着黑紗,倉皇逃向城外。

在城外,蒙古人這時也已悄然撤退。至於撤退的原因,則是他們同樣飽受瘟疫的折磨,大量人員死亡,再接着圍城已是力不從心。就這樣,那些尚沒有染病的加法人僥倖逃生。他們趕緊登上幾艘帆船,踏上了返回祖國——意大利的路程。卻沒有想到,傳播瘟疫的罪魁禍首——老鼠和跳蚤,也早已爬上帆船的纜繩,藏進貨艙,跟隨這些逃生者向歐洲大陸漂泊。

與此同時,在歐洲大陸,有關加法城被黑死病籠罩的消息已經傳遍四方,各國都人心惶惶。因此當這支船隊回到歐洲時,沒有一個國家敢於接待他們,所有的港口都拒絕他們登陸。就在船隊孤零零地漂泊於地中海期間,又有一些水手死去了,他們只能無望地在海上游蕩,大部分全船死絕,一片死寂地漂在水上,因此一度被稱作“鬼船”。


金裝增硬助勃按摩精油
印度神油陰莖增大按摩精油
阿拉伯擠奶法訓練按摩精油

直到1347年10月,只有一艘船倖存下來。當它航行至意大利西西里島的墨西拿港時,船上的人用大量財寶買通了當地的總督,並聲明他們並沒有感染瘟疫,最終被允許靠岸。登岸後,當地人又立即對船隻進行隔離,可惜為時已晚。因為小小的老鼠已順着纜繩爬到了岸上。就這樣,一個可怕的幽靈,悄悄地降臨到了歐洲。

來自加法的商人登陸墨西拿港不到一個星期,黑死病便在整個西西里島傳播開來。緊接着,瘟疫又從西西里向內陸擴散,橫掃整個意大利。瘟疫所到之處,到處都是死亡的人。當墨西拿港開始爆發瘟疫時,一位名叫邁克的芳濟會修道士正在那裏的教堂當牧師。根據他的記錄,當時“如果有人染上瘟疫而死,那麼所有拜訪過他、和他做過生意甚至把他抬到墳墓裏的人很快都會步其後塵。”瘟疫傳染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於裝滿屍體的車子像洪水一般湧向教堂,以進行最後的基督教儀式。而據另一位修士的記載,在1347年的威尼斯城,情景同樣恐怖:“因為這種惡疾是藉助呼吸道傳染的,故當人們交談時,即從一人傳染至另一人。所有患者皆感覺劇痛難忍,有的人渾身顫抖;結果臂部及股部皆會呈現豆核狀膿皰,它們感染並貫穿至體內,至使患者猛烈吐血。此種可怖症狀醫治無效,持續三日後即告死亡。不僅與患者交談可招致死神,就是從患者那裏買到、接觸到、拿到任何東西,都能受傳染而死”。

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殺死了多少人?當時的情況有多可怕?

面對突如其來的瘟疫,人們無法解釋,更無法治療。為了尋求寄託,人們便紛紛來到教堂,期望得到神靈的保護和安慰。在牧師的帶領下,他們一起禱告,祈求上天阻止這種瘟疫的蔓延。但是他的祈禱沒有任何結果。相反,死者越來越多,人們日夜不停地掩埋着送來的死者,儀式變得非常簡短。為了阻止瘟疫的擴散,死者的房子被封閉,沒有人敢踏進它們一步。然而瘟疫卻仍如洪水猛獸,又扭頭向周圍的鄉村擴散,沒有人能夠躲過此劫。那位名叫邁克的修道士開始相信,這場瘟疫是上帝的懲罰,人類是無力與之抗爭的。於是他便開始繞着西西里島考察,希望一路給人們以精神的寄託。他看到,每天黃昏,就有人推着獨輪車,手裏搖着鈴到處喊:“收死屍了,收死屍了”,於是家家户户就把死者的屍體抬出來,搬上車,推到城外焚燒。人們甚至已無心將死者送入教堂,為死者舉行葬禮,而實際上許多牧師也已命喪黃泉。

每天黃昏,就有人推着獨輪車,手裏搖着鈴到處喊:“收死屍了,收死屍了”,於是家家户户就把死者的屍體抬出來,搬上車,推到城外焚燒。

勇敢的修道士邁克繼續如實記述着這幕悲劇。他寫道:“受害者發病那一天,水泡和癤子出現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他們非常虛弱,備受折磨,只能倚靠在牀上。不久,癤子變成核桃那麼大,然後變成雞蛋或鵝蛋大小,那種感覺痛徹心肺。病症會持續三天,到了第四天,又一個孤魂升入了天國”。面對這場可怕的瘟疫,人們陷入了深深的恐懼。他們彷彿在見證世界末日的來臨,上帝在懲罰地球上的一切罪惡。虔誠的人們在祈求上帝:“仁慈的上帝啊,請求你平息你的怒氣,請不要以這種方式來毀掉世間所有的人,不要讓正義與邪惡一起受到責難”。絕大多數人開始相信,地獄正在降臨人間。每天有成百上千人死去,邁克成了少數倖存的牧師之一,還能為死者舉行宗教儀式。但這種儀式已不是單為某一個死者而作,而是面對着成堆的屍體。每次下葬要埋掉幾百具屍體,地點是城外的瘟疫填屍坑。隨着死難者的不斷增加,甚至再也沒有空餘的地下坑穴進行掩埋,屍體遭到了隨意拋擲。邁克哀歎道:“還能説些什麼呢?屍體被停放在自己家中無人過問,牧師、死者的兒子、父親和親屬都不敢走進房間。”

實際上,西西里島並不是黑死病唯一的通道。在意大利北部,瘟疫也已沿着意大利商人的黑海航道抵達了拜占庭帝國的首都君斯坦丁堡。就在1347年10月,熱那亞和威尼斯這兩座著名的商業城市也成了瘟疫襲擊的對象。由於死者人數激增,熱那亞政府在恐慌中下令調動全部艦隊封鎖港口,外來船隻有敢入港的,一律以炮火擊沉。意外的是,恰有這樣一艘來自疫區的商船,由於遭到熱那亞的拒絕,被迫沿着海岸線尋找能夠容納自己的港口,最終法國的馬賽港接受了它。就這樣,瘟疫來到了法國。

鑑於熱那亞和威尼斯已成為瘟疫重災區,整個意大利都開始採取緊急隔離措施,阻止兩地公民入境。據説在1348年夏天,一位熱那亞人到皮亞琴察去看親戚,當時天下着大雨,城裏的人不放他進去,他只好淋着雨在外面邊哭邊懇求。到了天黑時分,他的親戚終於忍不住了,偷偷打開了城門,帶他回家過夜。第二天早上,那位親戚又上街去逛了一番。結果幾天之後,皮亞琴察城裏就沒有活人了。就這樣,在幾周之內,米蘭、都靈、維羅納、佛羅倫薩等一座座繁華富庶的城市先後遭到瘟疫的襲擊。其所到之處,食品匱乏,物價飛漲,道德敗壞,家庭破裂,教會崩潰,政府瓦解,完全就是一副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景象。

在黑死病的襲擊之下,意大利陷入一片恐慌。人們發現:任何人一旦染病,幾乎沒有可能康復,其傳播速度極其迅猛,似乎一個人就足以傳染全世界。驚恐之下,人們甚至把仍然活着的染病者的門和窗全部用木板釘起來,最終讓他們在裏面餓死。根據當時的各種文獻記載:由於恐懼深入人心,兄弟姐妹之間、叔侄之間、夫妻之間互相拋棄,甚至更有甚者,父母丟棄孩子而不加照料。人們紛紛拋棄病人,丟掉家產,以期保全自己。更有的人結成小社區,過一種與外界全然隔絕的生活。他們把自己關在沒有病人的房子裏,有節制地吃着最好的食物,喝着最好的葡萄酒,迴避同任何人的接觸,隔絕任何關於死亡與疾病的消息和討論。還有些人正好相反。他們認為及時行樂有利於抵禦黑死病。於是,從酒館到酒館,他們飲酒放歌,尋歡作樂,不捨晝夜。有時他們也闖進別人的房子,尋找愉悦感官的刺激。由於當時許多人舍家棄產,他們的這種行為得到縱容。結果,許多房舍成了公共財產,這些人使用別人的物品,彷彿在使用自己的一樣。行政官吏與司法人員幾乎消失,因為像其他人一樣,他們非死即病,或乾脆把自己和家庭封閉起來,疏於職守。不過情況最常見的是,大批人離棄他們的城市、家園、居所、親戚、財產,隻身逃到國外或至少逃到鄉下。就像我們所熟悉的意大利作家薄伽丘的名著《十日談》描繪的那樣,在黑死病流行期間,一羣青年男女躲在佛羅倫薩附近一所鄉間別墅中,講述故事聊以度日。殊不知,這種行為更進一步助長了瘟疫的蔓延。很快,整個歐洲都飄蕩着黑死病的魅影。

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殺死了多少人?當時的情況有多可怕?

當時的醫生為了杜絕感染,身穿泡過蠟的亞麻或帆布衫,頭頂戴着黑帽,戴上可過濾空氣、狀如鳥嘴般的面具,眼睛由透明的玻璃護着,手着白手套,持一木棍,用來掀開病患的被單或衣物、或指揮病人如何療病,他們深深地相信這樣的裝備可以保護自己免於黑死病的感染。

歐洲的末日

在蹂躪意大利的同時,黑死病沒有放過歐洲的任何一個角落,甚至將其魔爪伸向了歐洲的近鄰——中東和北非地區。到1348年,它又兵分三路,掃蕩了西班牙、希臘、意大利、法國、敍利亞、埃及和巴勒斯坦等地區。

西路:由一位從巴勒斯坦返回聖地亞哥的朝聖者帶入伊比利亞半島,在西班牙西南部為禍尤烈,僅在馬洛卡,就死了30000多人。而威名顯赫的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十一世,也在戰場上死於瘟疫。

西北路:經波爾多北上,進入法蘭西北部平原區,弗蘭德城邦人口為之下降了五分之一,就連此時剛剛為英格蘭佔領的加萊也包括在內

東北路:經奧地利傳入神聖羅馬帝國境內,埃爾福特死了12000人,明斯特死了11000人,美因茲死了6000人,都相當於它們當時總市民數的三分之一以上。

更可怕的是,可能是由於人口密度逐步上升的緣故,瘟疫在歐洲的傳播速度竟越來越快。到1348年底時,整個歐洲大陸無一倖免。這時,只有被英吉利海峽阻擋的不列顛羣島和斯堪地納維亞半島能夠暫時苟且偷安。

不過到1349年春天,黑死病又突然從法國加萊地區進入英吉利海峽羣島。聽到報告後,驚恐萬狀的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三世聽從御醫的建議,下令禁止全國人民捕魚。但即便如此,仍無法阻擋瘟疫的入侵。很快,黑死病以空前的速度長驅直入大不列顛,並迅速蔓延到英國全境,甚至至最小的村落也不能倖免。在英國農村,勞力大量減少,有的莊園裏的佃農甚至全部死光。而城市裏因人口稠密情況更加惡劣。到5月份,倫敦原有的5萬居民只剩下了3萬,直到16世紀才恢復原先的數目;英格蘭當時的第二大城市諾維奇的常住人口從12000人鋭減到了7000人,從此再也沒有能重現往日的輝煌;而在著名的牛津大學,三分之二的學生都死掉了!3萬名教職員和學生死的死,逃的逃,一年之後只剩下了6000人。當1351年疫情得到控制之時,英倫三島和愛爾蘭已經損失了它們總人口的40%左右,這遠遠高於它們在英法百年戰爭中的總損失。

一向安全的北歐也不例外。1349年5月,一艘英國商船遠渡重洋,把黑死病帶到了斯堪地納維亞半島,而當時控制着波羅的海沿岸的漢薩商業同盟將其散佈到了歐洲東部的德意志和波蘭北部。更不可思議的是,甚至在北極圈中的格林蘭島都因此遭了殃:長期在冰天雪地中苦苦掙扎的當地居民因得不到歐洲大陸送去的例行補給,沒有一個活過1350年。

1352年,黑死病又襲擊了歐洲最東端的莫斯科公國,連莫斯科大公和東正教的主教都相繼死去。

就這樣,歐洲幾乎所有角落都被黑死病一網打盡,而瘟疫所到之處,不分階層、無論貴賤,沒有人能逃避死亡的威脅。關於這種殘酷的現象,數字是觸目心驚的證據。在法國馬賽,有56000人死於瘟疫的傳染;在佩皮尼昂,全城僅有的8名醫生只有一位倖存下來;阿維尼翁的情況更糟,城中有7000所住宅被瘟疫弄得人死悟空;巴黎的一座教堂在9個月中辦理的419份遺囑,比瘟疫爆發之前增加了40倍。在比利時,主教成了瘟疫的第一個受害者。1348年底,黑死病傳播到德國和奧地利腹地後,立即就有成千上萬的生命被吞噬。維也納曾經在一天當中死亡960人,德國的神職人員當中也有三分之一被奪去了生命,許多教堂和修道院因此無法維持。在許多地方,“屍體大多像垃圾一樣被扔上手推車”。在那些可怕的日子裏,“葬禮連連不斷,而送葬者卻寥寥無幾”。扛夫們抬着的往往是整個死去的家庭,把他們送到附近的教堂裏,由教士們隨便指派個地方埋葬了事。

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殺死了多少人?當時的情況有多可怕?

歐洲幾乎所有角落都被黑死病一網打盡,而瘟疫所到之處,不分階層、無論貴賤,沒有人能逃避死亡的威脅。

公元1348—1352年是這場黑死病的高峯期,它在歐洲所造成的恐怖一直持續了很多年。巧合的是,《十日談》的作者薄伽丘正是在此期間寫成這部鉅著的。作為黑死病的親歷者,他在引言中就談到了當時佛羅倫薩嚴重的疫情。他描寫了病人怎樣突然跌倒在大街上死去,或者冷冷清清在自己的家中嚥氣,直到死者的屍體發出了腐爛的臭味,鄰居們才知道隔壁發生的事情;旅行者們見到的是荒蕪的田園無人耕耘,洞開的酒窖無人問津,無主的奶牛在大街上閒逛,當地的居民卻無影無蹤。

1352年後,黑死病在歐洲的勢頭開始迅速減緩。不過在整個14世紀,這種令人恐怖的瘟疫仍時常造訪。在1361—1363年、1369—1371年、1374—1375年、1380—1390年間,它又曾多次復發。例如在斯摩稜斯克,1386年時竟只有5人倖存!

經過一系列瘟疫的打擊,歐洲的人口大量死亡。至於具體死亡數字,當時也缺乏準確的統計,而後世一般估計約為2500萬左右,佔當時歐洲人口的近三分之一。而即使在14世紀以後的300年間,黑死病也一直沒有絕跡,其所造成的恐怖只有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才可比擬。在美國著名歷史學家伯恩斯等人撰寫的《世界文明史》一書中,認為經過黑死病和戰爭、饑饉等災禍的打擊,西歐的人口在1300年至1450年間至少減少了一半,甚至會達到三分之二。

黑死病所造成的恐怖只有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才可比擬。



延時噴霧劑 持久液